灵号饮品店

=冥灵子/加二,本体是猫饼或芒果。
悄悄爱着导师与天族。

太阳向我们贩售黑暗,截止期在霞赶来前。
其实他一直偷工减料,人人都买到有星星的夜晚。

童言

海水涌上天空
拍出白色的浪花
它被人们认作是云
然后消逝在蓝色的沙里

木棉跃落苍穹
舞出绯红的残影
它被人们认作是霞
在时卷时舒的云间栖息

树枝挣脱囚笼
扎出细小的窟窿
它被人们认作是星
从夜幕外泄露光的秘密

孩童喃喃吟咏
描述眼中的霓虹
它被人们认作幼稚
却呈送梦想飞翔的羽翼

阿河

       姥姥坐在她家的门口,她望着和村庄有一段距离的河水,低声咒骂着那河。
        阿河也坐在姥姥身边望着那河。自从母亲死在那河里、阿河住进姥姥的村庄,她就眼巴巴地望着那河,姥姥不准她去的那河。
        远处河水的样子映在阿河如水一样透亮的一双眼睛里:模糊的波光,与蓝天一般清亮的颜色,几枝早熟的芦花已经荡起来,绕着河边同龄的孩子转啊转。他们的笑声好像乘了风,飘过那段泥路,被阿河听在心里。
        也许是骂完了,姥姥起身进屋了。她边走边唤:“狗娃!别看了,瞧那些女娃一个个在河边玩,疯了似的!难免沾上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狗娃就是阿河。她被送到姥姥身边后,姥姥就给她取了这样一个名字。阿河觉得难听,姥姥便啐道:“小孩子家懂些什么!乳名越贱、越难听,你才能越长寿,越平安!”然后还要念叨狗娃的不是,名字中带“河”啦,母亲嫁了个没用的啦,天生多病啦;每每数这些“不是”,她叫狗娃的语气就重几分,最后干脆尖起嗓子,咒骂似的喊;阿河呢,听不懂姥姥的道理,不理解姥姥的迁怒,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做错了事。久了,狗娃的名字好像与她无关,只是应一声,也起身背着河流进了里屋。
        母亲死后,阿河就天天听着姥姥的念叨,或者说是咒骂。阿河无处可去。在一方农房里,姥姥做饭,吃饭,睡觉,其余时间便木头似的坐着,走着,嘴中恶狠狠地骂着。姥姥不允许狗娃去上小学,不许和男孩子玩;女孩子们去河边玩后,狗娃也不被允许和女孩子玩了。穿衣服不许露出肩膀大腿,门栏一定要右腿先跨,如果碰到了那摆的并不对称的香灯,一定要跪着求残破的纸画菩萨原谅......阿河坐在窗户透过来的光里,一日日听黑暗的屋中四面飘来的念叨。阿河并不理解这些道理,她也不明白为什么邻居造访时姥姥说狗娃吃得好睡得好,是个好孩子。阿河只是望着和村庄有一段距离的河水。
        姥姥有时带狗娃去破庙,那是阿河很喜欢的事情。在路上,她可以看见更近的那河,可以看见芦花开到了最盛时候,和芦花一起飘着的女孩笑得那样高兴。归程的天一片青蓝,近地翻出鱼肚的白,一颗星沉闷地钉在头顶。破庙的小道离河岸仍有距离,在阿河眼里那却很近了。她踌躇着申请走去河边。不出意料的,姥姥像被踩着了尾巴的耗子般,尖叫和咒骂冲破了“在庙里不许乱说话”的禁忌,劈头盖脸地砸下来,冰凉凉的淹到了阿河的咽口。她不再解释,她望着河水和她的那段距离。
        当晚,邻居告诉四处寻找狗娃的姥姥,有人看见她在河水边对着什么说话。姥姥听闻不再寻找,她回家锁紧了门。
        村庄下了罕见的大雨。河水一涨再涨,没能淹没它离村庄的距离;雨一落再落,没能叩开姥姥的房门。
        第二天早上,邻居来找姥姥。邻居说,出门看见浑身湿透的阿河蹲在叮咚落下水滴的屋檐下发抖;邻居说,阿河也是孩子,不过想去河边玩;邻居说,阿河只是没见过萤火虫,才觉得自己在河边看见了人影去与他们对话;邻居说.....姥姥没有听见邻居说的,她悲伤而气愤。姥姥与阿河一样的不解:为什么她的狗娃不听她好心的劝告,不满足于吃饱穿暖的生活,整日想着那河,想得中了邪,被河水的鬼魂勾了去!
        姥姥又带着狗娃去了破庙,走了村庄另一头绕远的山路,那里看不见河。三步一跪一磕头,洒一路的汗泪;到蒙灰的菩萨前仍是跪,求回来一副救命的香灰,给狗娃喝下去。
        狗娃终究是中了邪,高高鼎立的菩萨没能医好她。邻居家的女儿不忍心,在阿河淋雨后的第三天带她住进了河流下游的镇上医院。姥姥仍听不进邻居将医生的技术形容得多么登峰造极,拗不过邻居们的她跟去了医院——盯着狗娃不靠近医院旁边的河水。
        河水边的阿河病越来越重。她已经没有力气走到窗前用眼睛丈量她与河水的距离了,她的眼睛像空农房一样暗了下来。
        大雨再次落向这条河,萤火虫在傍晚打起了灯,引着河水爬向医院。药瓶和惊慌泡在及膝的浑水里流转,医患被紧急疏散向高处;天明了,护士长点点人数,发现少了一个阿河。不论是姥姥还是同房的医患,都没有看见过她。救援队在河水里找寻,最后在阿河家边的河岸拨开飘荡的芦花,发现阿河的病号服卧在芦花絮里。
        后来,常与阿河聊天的小护士说,她看见有萤火虫一样的光亮向着他们疏散的反方向飞向了阿河的房间。护士长看了她一眼,问她需不需要休息几天。小护士沉默了一会说,我们治不好阿河。她和狗娃,住在河的两岸。
        为了辟邪,阿河的墓——埋着她衣服的一堆土,建在远离村庄与河流的地方,和她母亲一样。
        姥姥仍天天坐在她家的门口,望着和村庄有一段距离的河水,低声咒骂着那河。

画了 @Ryoka 文里的场景!鲶尾冲着骨喰喊给我十五秒!!那里
参加了七夕表白的活动,主要是中午看见六卡的文蹦起来了迅速做一只不咕咕的好猫饼【
我!永远!喜欢!六卡!!!!!
以后也要一起喜欢他们!!!😭😭

这边也转一下,我参与了插图绘制♡_(:з」∠)_

青鸾_子夜明星灿如斯:

【一宣】那位先生

“一封封信函啊,将我们联系在一起”

基本信息都写在图上了,忘记说的一点是,这是全年龄向√

CP主鲶骨鹤一期,番外有三日男审

绝赞赶工中,争取最早这个月,最迟国庆期间让它见光

大概就这样……啦?

一只黑色猫饼挂在嘴边的东西

欢迎光临灵号饮品店,今日营业中。咱家是坐店的猫饼。
为什么是猫饼?本体啦那是我的本体。
猫不都是液态的嘛。
自我介绍……?猫从形状到内心都是善变的。知道我叫灵子就好。
你在等你的饮料吧。为什么我在这家饮品店里,因为我是店主她老母啊。
开玩笑的开玩笑的。
你们人类习惯这么叫我才这样说的!说他们是我原创的孩子。其实不过是我遇到了他们,代为转述一下故事罢了。随你们怎么说吧。
你点了点什么?……肥宅快乐奶茶?庸俗。
别因为我是猫饼就怀疑我的品味!一杯初恋玛奇朵也不贵,只要支付三次脸红就行了……这店子连幻想都有,卖个初恋算什么。
店里有不同风味的相同产品,我给它们贴上不同标签出售。客人选着喜欢的买就得了。
觉得店子里的东西合你胃口就在这下面点小红心小蓝手啊!即使是这样怪异的店子依然要口碑懂不懂。留言也可以,我一个猫坐店可无聊了。
我除了坐店做什么?赚外快啊——你们是叫约稿对吧。想要就悄悄联系我哦,别让店主知道。
“灵号饮品店今日特惠”这种东西可少见了。我会在下面标出来,别错过了。
谢谢惠顾,商品售出概不退换。期待你的下次光临。

@浔葵 葵葵的生日贺图!又长大一岁啦生日快乐~
前两张是生贺后面是不同版本的生贺(?)好像文件有点大注意流量(?)
画了普鲶骨和极鲶骨的一套图,很想画画他们打架或者二人远征看(度)月(蜜)亮(月)了,我好喜欢这样的黑白风格,画着爽【……】
——————————————————
月亮仍是那时的月亮,你我仍有月般的银白。

掰指头算一算,我也入刀乱一年嘞!!
一年里给自己搞了挺多大事情能活到现在爱到现在也是不容易,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最开始爱的cp就是鲶骨鲶所以放一张鲶骨鲶传画对比吧
上图17.10.6下图18.8.3
本来想放正稿的 问题是我就没画过鲶骨鲶正稿 我错了【。】